lov3dy

茶 道

蔡澜:

陆羽写《茶经》,常听人说日本还是保留书中所述传统,而中国人自己却完全遗忘,实在是可惜的事。 
我有另一套见解:太过繁复的细节,并非一般人民能够接受,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,理应随意。一随意,禅味即生,才是真正的茶道。 
沏茶的功夫,我只限于潮州式,再复杂,我绝对不肯做。 
日本有了茶道,本来是中国东西,给他们抢去,我们非弄出自己的茶道来不可。所以被日本统治过六十年的台湾人心有不甘,自创出所谓的台湾功夫茶来。 
他们喝茶,先要倒入一个叫做「公道杯」的容器,再分别注入小杯。第一杯当然不喝,倒掉之后,主人强迫你把杯子拿去闻闻,大家只有把鼻子凑近杯中大力吸气,这是多么肮脏的行为!


茶要喝热,倒进公道杯中再分,已泻掉一半,这又是甚么鬼道理呢? 
好了,日本人用像刷子一般的东西把茶打起了泡沫,我们没有那些道具怎和日本人比?台湾人就弄了茶匙、茶则、茶夹、茶匠、茶荷、废水缸等等道具出来。造作得要命,俗气冲天,我愈看愈讨厌。想不到这一套大陆人也吃,当今到处模仿,还说是自己创立的茶道,令人叹气摇头。 
台湾的茶卖得比金子更贵,加上甚么冻顶、翠玉、阿里山金萱、杉木溪高山茶等等名堂,嫌老祖宗的福建茶是次品。 
这些贵茶我也一一喝过,当然是人家请的,我才不会笨到去购买。只有一个结论:就是一味求香,绝无体感 Body可言。采新茶的香,旧茶的色,中间茶的味,像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糅合在一起,这才是茶。



Amber梁馨心·LoFoTo:

No mater how long the rain lasts, there will be a beam of sunshine in the end.
无论下多久的雨,最终总会有一束阳光洒下来。
 ———狂下一整天雨后,傍晚的夏洛特

到隔壁岛国散散步(三十五)

mola很懒:

(逗逼PO主漏发了一章,实在抱歉,赶紧补上,望见谅。谢谢!)




在小火车的岚山站(トロッコ嵐山駅)下车,开始岚山的徒步之旅。我本以为大熊猫之所以只在天朝能繁育的直接原因是,有广袤的竹林可供滚滚食用,没想到在岚山也能有幸漫步在大片竹林小径之中。


深秋初冬更迭的季节,依然绿意盎然的竹叶,茂密地险些遮蔽住阳光的倾洒。风吹过,是悉悉索索尖叶擦碰过的痕迹,摇曳的光影似幻影斑驳,在面前交织成网,又一阵风把组织重新打乱构建。仿佛走在其中都能感触到植物的生命,生长的顽强,一个用绿色浇筑而成的世外桃源,如此动人清新。









走出竹林,走入现实,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滴落在头顶的是雨水,触及到的空气都格外凉,似要渗入骨髓的寒意。竹林尽头天龙寺,看山看林看一滩池水柔软人心。天龙寺的曹源池庭院,巧妙的融入到自然本源,又精巧地如同小家碧玉般衬托出后方群山的巍峨。







进入本堂参拜,需要追加100円的差价,作为对庭院门票的补充。在我原有的佛教知识库中,以为方丈仅是住持的另一种称谓,或者是得道高僧的尊称。在岛国寻访了不少寺庙后,才晓得原来方丈也是一种建筑的名称。天龙寺的方丈和书院以回廊相连,需要脱鞋进入。其中,方丈只能在外围的窄廊间观望,其中的龙型画饰分外瞩目,不知是否为了响应“天龙”二字而作。







书院又称小方丈,可以随意进入期间,感觉脚踩席垫的实感。而更多的享受,来自于有个屋檐挡风遮雨,又能毫无障碍的欣赏庭院中的美景。似乎这建筑和庭院间的距离都是巧妙计算过的,恰好能将园中之景收入眼中,也余下足够的空间让访客穿梭于庭院也不嫌拥挤。






空气中的水汽愈加放肆,就像为了应景一般,逛岚山就要来点雨水。这会儿还不知道,当年周恩来总理到访岚山时也恰逢雨露,并作下《雨中岚山》的诗篇:


雨中二次游岚山


两岸苍松


夹着几株樱


到尽处


突见一山高


流出泉水绿如许


绕石照人


潇潇雨雾蒙浓


一线阳光穿云出


愈见娇妍


人间的万象真理


愈求愈模糊


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


真愈觉娇妍




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
实际上,岚山的“成名”和诗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在岚山东地区、龟山地区、长神之杜地区、奥野野宫地区、野野宫地区共有一百首出自文人墨客的诗被刻在石头上,组成了著名的“小仓百人一首”景观群。是了,散步在这般美景丛中,多少会想充当一回文艺咖,想要抒发一下脑海中止不住翻腾的思绪,更不用提大艺术家们的激荡情怀了。








渡月桥,因“月亮弯弯像跨于桥上”而得名。它将河流分界,上游部分被称为“保津川”,下游则是“桂川”。桥面上来往的人流车流络绎不绝,就像这水流奔腾不息。常寂光寺的多宝塔,别具一格地戴着白色“围巾”,有那么一丝巧克力中的奶油夹心意味。




常说柿子不可同大闸蟹一道食用,想必这柿子该是中秋佳节的果物,即是在丰收的季节成熟。许是深山中的气温偏低,到了12月下旬,依然能寻到几株火红的柿子树给游人带来惊喜。虽然这残留的柿子显得有几分萧肃,但默默的红着,嗅得到植物的强大。







野宫神社也在竹林小道的附近,穿过幽静的密林,向着热闹的人声走去访客寻到。这座神社以求姻缘和学业闻名遐迩,来这里参拜的大多数是成双成对的眷恋,也有少女们来祈祷桃花运,恋情顺利。这儿还有日本最古老的黑木鸟居,不同于朱红色的鸟居,这坐古老的鸟居将树皮保留下来而制成鸟居形状。见过枯山水再看到藓苔庭园,不禁感叹岛国园丁的想象力,在野宫神社的一角庭院中,用藓苔代替水来表达流动的意境。

#Blue like Greece# 净周一

安孜:




搭车回家,顺路想去超市购物。偌大的超市停车场空空荡荡,这才想起来,原来今天是希腊的大假期:Καθαρά Δευτέρα,Clean Monday,净周一。


 


作为东正教的重大节日,净周一的到来,意味着信仰的净化更新,也意味着长达四十天斋戒的开始。在希腊和塞浦路斯,每逢净周一,虔信的人们会进行远足,吃无血的贝类和Lagana 面包,以及放风筝。


 


对于我和大部分希腊人来说,净周一的到来,就意味着春天的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