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3dy

东京小沈洋:

《湘南往事》

和着那熟悉的旋律,古朴的电车踏着海岸线轻轻摇过;伴着慵懒的阳光,高中生在站台上驻足欢笑;沿着日落后的余晖,小情侣在海滩上提灯钓虾...几年中曾好几次寻到湘南,总能在这里看到无尽的欢乐。无怪乎井上雄彦要把他的漫画故事放在湘南了。

Comme un Poète:

Bronica sq-ai + Ektar 100 120.

因为naruto里的奈良鹿丸,奈良变成了我必去的地方。在这里买几束鹿仙贝,可以慢慢的喂一天的鹿。从奈良回来以后,所有的镜头上都有一层水,是啦,那是鹿们的口水。衣服上也有米黄的碎屑,是啦,那是鹿们吃了仙贝,还在我们身上擦嘴。

SINCE Fennie:

(日本北海道随笔录  雪国印象 多图预览 均菲林拍摄)

北海道冬天的雪,就像他们最出名的牛奶雪糕。松软、纯白,有清淡的味道!

日本最好的食材大都集中在北海道,因为这里用最纯净的天然来保持鲜甜。

凌烈的雪风,如侠客暗藏在衣袍中的兵刃,咧咧刺骨。然而踏入半米深的雪地里,却能感受它的松软带来的温感。

我们在雪地里肆意嬉闹,让雪团拍打在脸上,溶化、挥发!

不禁想起日本电影《情书》,带有小鹿惊慌眼神的中山美穗,在雪天里收到一封神秘来信,一路循着来到北海道,就为了心中的那团疑惑。

正如电影里最让人煽情的一句台词:“不好意思,这么多年了,我就靠这个活着了。”

--不好意思,我就想赖在这里不走了,如雪这般单一的颜色,让人心神安定!




 

到隔壁岛国散散步(三十五)

mola很懒:

(逗逼PO主漏发了一章,实在抱歉,赶紧补上,望见谅。谢谢!)




在小火车的岚山站(トロッコ嵐山駅)下车,开始岚山的徒步之旅。我本以为大熊猫之所以只在天朝能繁育的直接原因是,有广袤的竹林可供滚滚食用,没想到在岚山也能有幸漫步在大片竹林小径之中。


深秋初冬更迭的季节,依然绿意盎然的竹叶,茂密地险些遮蔽住阳光的倾洒。风吹过,是悉悉索索尖叶擦碰过的痕迹,摇曳的光影似幻影斑驳,在面前交织成网,又一阵风把组织重新打乱构建。仿佛走在其中都能感触到植物的生命,生长的顽强,一个用绿色浇筑而成的世外桃源,如此动人清新。









走出竹林,走入现实,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滴落在头顶的是雨水,触及到的空气都格外凉,似要渗入骨髓的寒意。竹林尽头天龙寺,看山看林看一滩池水柔软人心。天龙寺的曹源池庭院,巧妙的融入到自然本源,又精巧地如同小家碧玉般衬托出后方群山的巍峨。







进入本堂参拜,需要追加100円的差价,作为对庭院门票的补充。在我原有的佛教知识库中,以为方丈仅是住持的另一种称谓,或者是得道高僧的尊称。在岛国寻访了不少寺庙后,才晓得原来方丈也是一种建筑的名称。天龙寺的方丈和书院以回廊相连,需要脱鞋进入。其中,方丈只能在外围的窄廊间观望,其中的龙型画饰分外瞩目,不知是否为了响应“天龙”二字而作。







书院又称小方丈,可以随意进入期间,感觉脚踩席垫的实感。而更多的享受,来自于有个屋檐挡风遮雨,又能毫无障碍的欣赏庭院中的美景。似乎这建筑和庭院间的距离都是巧妙计算过的,恰好能将园中之景收入眼中,也余下足够的空间让访客穿梭于庭院也不嫌拥挤。






空气中的水汽愈加放肆,就像为了应景一般,逛岚山就要来点雨水。这会儿还不知道,当年周恩来总理到访岚山时也恰逢雨露,并作下《雨中岚山》的诗篇:


雨中二次游岚山


两岸苍松


夹着几株樱


到尽处


突见一山高


流出泉水绿如许


绕石照人


潇潇雨雾蒙浓


一线阳光穿云出


愈见娇妍


人间的万象真理


愈求愈模糊


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


真愈觉娇妍




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
实际上,岚山的“成名”和诗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在岚山东地区、龟山地区、长神之杜地区、奥野野宫地区、野野宫地区共有一百首出自文人墨客的诗被刻在石头上,组成了著名的“小仓百人一首”景观群。是了,散步在这般美景丛中,多少会想充当一回文艺咖,想要抒发一下脑海中止不住翻腾的思绪,更不用提大艺术家们的激荡情怀了。








渡月桥,因“月亮弯弯像跨于桥上”而得名。它将河流分界,上游部分被称为“保津川”,下游则是“桂川”。桥面上来往的人流车流络绎不绝,就像这水流奔腾不息。常寂光寺的多宝塔,别具一格地戴着白色“围巾”,有那么一丝巧克力中的奶油夹心意味。




常说柿子不可同大闸蟹一道食用,想必这柿子该是中秋佳节的果物,即是在丰收的季节成熟。许是深山中的气温偏低,到了12月下旬,依然能寻到几株火红的柿子树给游人带来惊喜。虽然这残留的柿子显得有几分萧肃,但默默的红着,嗅得到植物的强大。







野宫神社也在竹林小道的附近,穿过幽静的密林,向着热闹的人声走去访客寻到。这座神社以求姻缘和学业闻名遐迩,来这里参拜的大多数是成双成对的眷恋,也有少女们来祈祷桃花运,恋情顺利。这儿还有日本最古老的黑木鸟居,不同于朱红色的鸟居,这坐古老的鸟居将树皮保留下来而制成鸟居形状。见过枯山水再看到藓苔庭园,不禁感叹岛国园丁的想象力,在野宫神社的一角庭院中,用藓苔代替水来表达流动的意境。